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专家视点王广禄:推动乡村景观设计与文化记忆“融合共生”
王广禄:推动乡村景观设计与文化记忆“融合共生”
浏览:1186来源:未知作者:未知时间:2022-01-06
推动乡村景观设计与文化记忆“融合共生”
2022年01月05日 16:4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王广禄
关键词:乡村振兴;文化记忆;新文科建设;

  2021年12月29日,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项目《“特色小镇”建设与传统村落文化传承发展研究》结题成果《从乡愁到乡建——江南村镇的文化记忆与景观设计》新书发布会暨设计学介入乡村振兴学术研讨会在南京林业大学召开。会上,《从乡愁到乡建——江南村镇的文化记忆与景观设计》新书发布,近百位与会专家学者就乡村振兴战略下的村镇景观空间发展、乡村文化记忆传承等话题展开深入研讨交流。

  据介绍,南京林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教授、南京林业大学乡村振兴创意设计研究院院长汪瑞霞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项目《“特色小镇”建设与传统村落文化传承发展研究》于2017年获准立项。4年来,汪瑞霞带领研究团队深入调研了周庄、同里、西塘、震泽、乌镇、焦溪、杨桥、奔牛等江南古村镇,系统梳理了江南水乡传统村落相关文献。从文献到田野,系统探索、思考、研究,完成了《从乡愁到乡建——江南村镇的文化记忆与景观设计》一书,为当前村镇景观空间发展与文化记忆传承之间的关联性研究提供学理支撑。

  艺术理论指导乡村建设实践

  《从乡愁到乡建——江南村镇的文化记忆与景观设计》融社会、时间、媒介、功能四个维度于一体,分析江南村镇的文化记忆与景观设计的“融合共生”,努力将全民普遍存在的怀旧与乡愁转化为当代村镇可持续发展的规范性和凝聚性力量,诠释了从“乡愁”到“乡建”的设计学转向。南京林业大学校长王浩在致辞中表示,南京林业大学设计学科依托林学、林业工程和风景园林等优势学科,秉承“绿色生态、科艺融合”的学科发展与人才培养理念,取得了长足进步与发展。《“特色小镇”建设与传统村落文化传承发展研究》项目结题成果《从乡愁到乡建——江南村镇的文化记忆与景观设计》以重要理论与现实问题为主攻方向,充分彰显了学校优势学科特色,是对新文科建设时代使命的践行。

  特色小镇不仅是物态的生产、生存空间,还是一个村落文化记忆的对象和符号;特色小镇文化记忆的建构过程是知识生产、历史书写的过程与结果,此次成果通过“反思”与“建构”两部分内容,构建“生产一生活—生态”的“三元一体”新模式,将三大类型村镇空间建设成一个融合共生、可持续发展的景观系统。五位评审专家严格评审《“特色小镇”建设与传统村落文化传承发展研究》项目结题成果,给出“优秀”鉴定级别并认为,该成果将“特色小镇”作为研究对象具有典型性,项目研究成果对当前乡村振兴背景下的乡村建设实践具有积极的指导作用。

  据介绍,《从乡愁到乡建——江南村镇的文化记忆与景观设计》主要讲述了城镇化背景下江南村镇景观出现趋同化、表象化和空心化等“异化”现象,催生了一种普遍意义上的集体“乡愁”等社会问题。这些问题的出现对设计学科研究和景观设计实践赋予了使命、提出了更高要求。聚焦当代江南村镇文化景观设计,通过基于文化记忆的景观情境重构,将普遍存在的乡愁情感凝聚成促进当代村镇可持续发展的文化内驱力,有利于处理好村镇保护与乡村发展之间的平衡关系。该书从乡愁到乡建,从功能修复到灵性激活,从形式表征到系统建构,努力推动江南村镇空间的文化记忆与景观情境“融合共生”——这既是记忆建构的价值目标,又是具有生成性和未来指向性的景观设计理论与方法。研究成果对当前江南乃至全国的村镇建设和乡村振兴全面实施具有一定的学理支撑和实践参照价值。

  进一步推动设计学介入乡村振兴

  “设计学介入乡村振兴学术研讨会”以线上线下结合的形式展开。中国艺术人类学学会会长、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学研究所名誉所长方李莉近年来重点研究艺术介入乡村振兴问题,她认为《从乡愁到乡建——江南村镇的文化记忆与景观设计》以国家目前面对的重大问题为研究方向,具有学术理论和智库成果双重价值,为乡村振兴战略下的乡村建设提供了可供借鉴遵循的案例。乡愁意识当是乡村振兴的动力,在乡愁中走入乡村建设,以文化记忆理论为出发点,推动构建乡村生态、生产、生活协同的模式,意义重大。

  “2018年我在贵州凯里考察时,偶然间遇到了设计为传统苗寨重新焕发活力注入动力的鲜活案例,彰显了设计学介入乡村振兴的核心价值。”中国传媒大学艺术研究院王廷信教授提出,设计学介入乡村振兴这一问题具备强烈的现实意义。设计学介入乡村振兴,无论在理论还是实践中,都已经取得诸多成果。对既有工作进行总结,并进一步思考和探索设计学介入乡村振兴的价值、方法、路径等,需要更多的理论成果指导,从而将文化引入设计学、让乡愁特色的文化记忆通过设计介入乡村振兴。

  南京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鲁安东认为,乡愁给人们一个新的、面向个体的情感参与接口,是原动力,讨论乡村振兴就是讨论原动力的问题。基于面向个体的、新的当代社会和审美需求,设计学需要被重新定义为“连接”。要做到精准的连接,就要做到跨学科,在新的设计学范式下进行,这是一个整合学科的进程,把各学科细分的知识整合,是当代设计学的使命。

  南京艺术学院设计学院教授邬烈炎结合自己在江苏南通乡村的填河经历、下乡写生等案例对乡村文化景观进行了探讨。他表示,设计学介入乡村建设的实践由来已久,但在理论层面的系统性、深入性总结做得不够。深化学术理论探究,发现普遍现实问题并针对性地提出解决方案,是设计学介入乡村建设研究的重要进步。未来要在这一研究领域继续深耕,产出更多更具原创价值的研究成果。

  南京艺术学院设计学院教授李立新提出,乡村建设必须抓住文化记忆这一核心,因为乡村建设若不充分考虑和加入文化因素,就不能取得应有效果。中国的乡村发展经历了千百年的历史文化积淀,许多村庄自身形成了非常合理的设计,是自然渐成的结果。但是,这一自然的现象在当代遭到了许多人为破坏,因此需要设计学的主动介入,要加强对中国乡村建设的个案与普遍应用性研究。

  突出农民在乡村建设中的主体地位

  “乡村建设是一个复杂的命题,这其中更多的是文化问题和价值导向问题。”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方晓风认为,应当深刻认识到乡村是历史的驿站,乡村的发展要建立在理性的价值判断体系之上。人决定了文化,人关乎传承,人最终决定真正的乡村建设的品质。同时,乡村建设应当警惕“他者”的立场和意识——以城市的、精英的眼光看待乡村;乡村建设不能把建设的主体“摘出去”,而应当保持清晰的主体意识。

  “文化与其产生发展的环境密不可分。”东南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程万里表示,当代的景观设计改变了人们的“观看”方式,原来针对村镇、园林的观看方式在当代设计中不复存在。应当积极探寻文化基因中与之契合的方式,使设计学更好地介入乡村建设。

  “只有真正以农民为主体的乡村振兴与更新建设才是可持续的。”苏州大学艺术学院教授李超德同样对当前以“精英”方式居高临下介入乡村建设的实践表示忧虑。他以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宫崎清倡导“造乡运动”和西安建筑大学学者在黄河岸边所做的乡村更新方案为例分析说,艺术乡建不应该成为盆栽,艺术乡建应当是一个综合的有机整体,需要破除他者的、精英的视角思考农民的问题。

  南京艺术学院艺术教育高等研究院院长顾平认为,“逆移民”所造成的城乡交织着的困惑是当前乡村建设中面临的挑战之一,要带动农民真正回归家园,实现新概念意义上的乡建,才能实现真正的乡村振兴。这样的乡村建设和乡村振兴,要从物质与精神两种途径做设计,短期与长期并举,情怀与政策双管齐下。

  南京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罗震东认为,空间美学本身也是中国乡村尤其是传统村落最大的价值之一。分析和传承古人营造乡村的理念与方法特别是其美学精髓,对于当代乡村甚至城市的建设都是非常有价值的。要美得持续、美得长久,就需要更加深入、精彩的设计。只有好的规划设计才能让新乡村变成城乡共同的安居乐业之地。